首页 新闻 聚焦 科技 财经 创业 综合 图片 视频

民生

旗下栏目: 企业 理财 民生 周刊

打击金融领域黑恶势力,黔东南在行动

来源:百度贴吧 发布时间:2019-04-13
-->

 优化民营经济法治环境 保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 黔东南民间借贷情况再调查

当前,互联网经济仍正以摧枯拉朽之势令一部分传统企业走向消亡,向民间高息举债输血,依然是这些企业主不得已而为之的饮鸩止渴。发展似乎已成为一种奢望,“活下去”才是他们彷徨中唯一的诉求。

2018年下半年,中国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银行业和保险业做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有关工作的通知》(简称《通知》),《通知》发布的目的意在于进一步强化金融监管威力,进一步整治金融市场乱象,为经济发展、金融稳定和民众财产安全营造安全的法治环境。本次金融领域扫黑除恶专项整治行动重点包括八个方面:(一)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等非法集资资金开展非法小额贷款业务;(二)以故意伤害、非法拘禁、侮辱、恐吓、威胁、骚扰等非法手段催收贷款;(三)利用黑恶势力开展或协助开展非法抵押贷款业务;(四)非法从事“校园贷”,面向在校学生非法发放贷款;(五)非法进行高利放贷,发放无指定用途贷款,或以提供服务、销售商品为名,实际收取高额利息(费用)变相放贷;(六)制造谣言、制造恐慌,煽动群众到银行挤兑,以及寻衅滋事、非法聚众冲击金融机构;(七)有组织进行保险诈骗或与黑恶势力勾结骗取保护费;(八)非法从事互联网金融业务,组织实施金融诈骗。

据了解,贵州省黔东南地区民间借贷从业人员鱼目混杂,极少是以自有资金向外借贷,大多数上是低吸高贷,更有甚者,直接从银行等金融机构贷款向民营企业放贷,如媒体报道的凯里胡加案,对于地方企业深入骨髓的致命影响,令人深思。《通知》指出,对已进入金融银行保险领域的黑恶势力,金融监管部门和公安部门配合协同,共同做好信息统一协调工作,通过甄别、深挖、打击、清除等达到扫黑除恶的目的和效果。如此,可消除一切黑恶势力和黑恶组织继续寄生银行金融机构的任何企图,有效铲除黑恶组织在银行机构的生存土壤,为彻底遏制金融乱象和规范银行保险机构经营行为奠定基础。

针对贵州省黔东南地区高利贷干扰金融秩序现状,记者赶赴黔东南州凯里市进行了深入调查。胡加,1967年生,贵州凯里人,1980年代末因盗窃罪入狱3年,早年在凯里市经营牌机和地下赌场起家,2016年被贵阳市中院以行贿罪判处缓刑,现经营高利贷。据知情人向记者爆料,胡一直通过从多家银行借入巨额资金后向民间放贷。凯里市格兰房地产公司的法人杨智勇便深受其害,杨表示,因向胡加举债致最终破产的企业不下6家。杨智勇本人一直避讳采访,但作为凯里市高利贷负债逾10亿元级“俱乐部”的知名人士,而今,他似乎对任何一次手机铃声的响起都噤若寒蝉。

记者又来到比邻凯里高铁南站的西蒙斯电梯公司,占地500亩的厂区已经杂草丛生,只有一座50余米高的西蒙斯标志性电梯塔孤零零地矗立在办公楼前。这里,曾经是西南五省最大的电梯制造厂,是贵州工业强省时代的十大制造业龙头之一。2013年,西蒙斯因企业经营扩张过快,公司法人莫秋耕遂先后向银行和民间举债维持企业生存和发展,于2013-2014年先后两笔向胡加借入4000万元,到2015年,本息共还了7600万元,莫至今仍欠胡100万元。重负之下,西蒙斯莫秋耕一度脑梗入院一年多,落下了右腿终生残疾。莫扫望着园区内数十台冰冷的重型机械设备,他的董事长办公室和另外的开放办公间里,各个角落布满了灰尘,了无生机。这位在贵州工业强省时代盛极一时的企业家,一时间老泪纵横。

事实上,黔东南州胡加案在当前民间借贷中只是冰山一隅。近年来,我国民间借贷发展迅速,据不完全统计,民间借贷规模已超5万亿元人民币,实际数额可能大得多。客观而言,如此活跃的民间借贷在积极意义上为市场经济做出了贡献。但是,与此同时,以暴力催收和低吸高贷为主要特征的非法活动愈演愈烈,严重扰乱了金融秩序和社会秩序。规范民间借贷,最高法做出了解释:民间借贷中,出借人的资金必须是合法收入的自有资金,禁止吸收或变相吸收他人资金用于借贷。

谈到企业涉高利贷,一度进入全民舆论的于欢案再度回到记者视野,这起民间借贷中的“馒头”所引发血案背后,放贷一方灰色利益链拨出萝卜带出了泥,因于欢案和吴学占涉黑团伙被处理的公职人员人数,超出了嗑瓜群众的想象——自2017年5月来,山东聊城、冠县纪检及法院公开通报的涉吴学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被查出的公职人员逾20人。而胡加案中,能从金融机构动辄借出上亿元人民币向企业主放高利贷,个中缘由千丝万缕,令人深思。我国《刑法》第175条规定:个人或者单位以转贷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后高利转贷给他人,违法数额较大的行为构成高利转贷罪。

刚刚过去的2018年,公安部、银保监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以及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 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随后最高院发布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通知》,两道“金牌令箭”直击民间借贷乱象。如同苏银霞、杨智勇、莫秋耕们一样,破产了或濒临破产的企业主,在互联网时代经济的浪潮中,饮鸩止渴似的举债输血最终失去了自己的企业,带来恶性的纠纷后果;而吴学占、胡加们所寄生的“黑潜艇”,在这两道“金牌令箭”的重创下,是否还能安然畅游深海?

刹住胡加们以银行为跳板高利转贷的乱象,保住企业家最后的生存权,警惕再发于欢案一类的暴力后果,是中国五万亿规模的民间借贷所面临的现实问题,也是打击金融领域黑恶势力的重要课题。

来源于:https://tieba.baidu.com/p/6100161001

1.png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