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政府公信力 基层行政执法必须向“暴力”说不(图文)

来源:环境与生活网 作者:佚名 人气: 发布时间:2021-12-15
摘要:最近,江苏南通因为两件事上了全网热搜头条,多家新闻单位纷纷报道。所涉事件均与地方行政执法有关 ,经网络发酵过度传播后给地方政府形象造成了极坏的后果。

 最近,江苏南通因为两件事上了全网热搜头条,多家新闻单位纷纷报道。所涉事件均与地方行政执法有关 ,经网络发酵过度传播后给地方政府形象造成了极坏的后果,一起是9月15日南通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城管在执法中当街暴起扔摔老人事件,一起是12月6日发生的南通市海门区城管围抢老人甘蔗事件,两起事件经曝光后,相关部门迅速介入,积极应对,涉事相关人员均有了相应的处理结果,对当地政府形象起到了一定的正面提升。
    这只是近些年中,地方政府部门在基层行政执法领域中涉及暴力执法、过度执法中被披露的个案,那么,为什么地方政府部门一些公职人员在基层工作中,会“戾气”满身、违反规定、行为失当?
    记者在贵州省修文县所见两三事或能管中窥豹,探究出一些根由。

    事例一、村组集体水窖引水管被砍断致村民受伤事件

    据修文县六桶镇木林村民胡邦正、丁付奇、李泽英、张连忠、毕成志讲述:村民周秀林九几年在组里的一片荒山上开垦了两亩多荒地用来种植庄稼。2015年,周秀林把这块耕地给了临乡的村民徐发学耕种,同村村民们找到周秀林说:“我们组里的荒山地,虽然是你开的,你使用可以,不要送给外乡人。你不听,不收回来,我们就不准你使用村组水窖的水。”
    2017年3月22日,六桶镇政府政法委书记杨某(时任)带几十人,包括六桶镇派出所干警,来到木林村土库营组,杨某指挥周秀林把21户村民共用水窖的引水管砍断,砍了村民丁付奇栽了十多年的李子树。这激起这21户村民大多数人的反对,有村民问杨某:“周秀林把水管砍断,我们人畜怎么用水,你是来处理村民的问题,还是来制造矛盾的?”
    在处理村民纠纷期间,杨某指挥使用强制力量要带离现场的几位村民,导致村民李泽英(六十多岁)老人被杨某打倒在地,大片头发被扯掉,村民胡邦正被推撞在车门上,导致两颗门牙当场脱落。杨某和任某(六桶镇派出所长),田某(六桶镇派出所副所长)见胡邦正流血过多就没有带走,李泽英、张连忠、胡生才、王成英则被带到修文县公安局。第二天早上,李泽英被任某送回村,其他三人则是在傍晚才被放出来。李泽英由于被打的很严重,回家后几天都无法下地。

        

                   事发现场视频截图

         

         李泽英老人至今仍保留着当年被扯下的头发

       

             胡邦正当年撞掉的两颗前牙仍然没有修补

    因为村组水窖引水管被周秀林砍断,导致21户村民生活及家畜用水出现断绝,2017年3月23日早上,胡正邦、丁付奇、丁贵彪三个人将被周秀林砍断的水管接好并给杨某打了电话,告知引水管已经接通。
    下午四点左右,杨某带人,开着县公安局的大客车,先去了丁付奇家,杨某把丁付奇的左手扭背起来,向着丁付奇左脸打了几拳,然后把丁付奇和他儿子丁贵彪及胡邦正一起带回修文公安局,三人均以阻碍职务罪,拘留8天。
    由于几位涉事村民一直在为被打伤的事信访, 2017年9月19日,修文县公安局六桶派出所才委托修文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对胡邦正牙齿被打掉情况做了司法鉴定。但最终却出具了一份认定为轻伤二级,但无法认定损害因果关系的分析报告,不能作出鉴定结论。

      

      

    事例二、高速路修建、征地补偿致村民受伤事件

    据木林村民陈永荣讲述:2016年11月3日,因为修息黔高速公路,施工方因放炮把陈永荣家住房震开裂了,陈永荣找了施工方来看,施工方看了后,同意维修,但是六桶镇政法委书记杨某(时任)不同意维修,陈永荣等三人就去杨宪忠的办公室找他商量。三个老人坐在那里等了一上午没有得到答复,时近中午,杨某要去吃饭,陈永荣说:“杨书记,我们来了这么大半天了,你给我们一个答复。”杨某很生气,把陈永荣摔倒在地上,并用脚踩踏住陈永荣不让她起来,之后打电话给六桶镇派出所,副所长田某和警员叶礼贵很快来到现场,田某没问任何理由,就把陈永荣带至派出所,当天释放回家。
    此事过后,陈永荣多次信访,最后得到了贵阳市市政府市长的过问,六镇桶政府才叫施工队来维修,被施工方放炮震裂的房子才得以修缮完成。
    同样是因为修建修息黔高速公路,占用和征收了木林村组很多户承包地,因为征地费用问题,村民对补偿款项一直有疑问,征用费用是39500元一亩,然后到了村民手上是31500元,剩余款项有的说拿走买保险,政府又说上交财政了。
    村民多次到六桶镇政府、修文县政府寻找答案,得不到任何答复。
    2018年7月11日,村民就到贵阳市信访局反映被扣了8000元征地补偿款一事,市政府信访局叫村民回修文县信访局,回到修文县信访局后,却得到信访局蒋姓主任的呵斥:几年几代的事,你都还在跑,太不要脸了,我叫六桶派出所把你抓回去。
    2018年7月12日,村民无奈再次返回贵阳市政府,从早上9点到下午3点,在市政府信访处和市政府之间都未等到答复,这时,修文县六桶镇政法委书记杨某带几十人来到市政府门口,杨抓住陈永荣,从市政府处直接拖拽到市信访处,500米左右的距离,60多岁的陈永荣在被强力拖拽的途中发生休克昏迷状况,在陈永荣昏迷不醒的时候,其妹陈永群拨打了110,跟随杨某来的人员才把陈永荣送到了贵阳市金阳医院进行抢救,两个多小时后,陈永荣才慢慢的恢复清醒。

      

                   陈永荣在金阳医院就诊

      

    上面两例村民讲述的“暴力”执法事件,均发生在修文县六桶镇,六桶镇政府相对于村民反映的情况以文件的形式后续均有答复,称村民反映的问题均不属实。

        

       

    老百姓常说的一句俗语:自己的刀削不到自己的把,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这样的处理意见,能有多大说服力和公信力?
    如何让百姓信服,那就得破除这种自说自话的境况,让权力真正受到监管,正本清源,还原事情真相,给出一个能让百姓信服,当得起所有人审视检验的一个公平、公正的处理意见。
    以上两个事例,认真想来都不是很复杂的事,通过细致认真了解情况,讲事实,摆道理,按法律法规疏导调解,基层工作人员心中能做到公正、公平,本来是很小的矛盾纠纷就应该能够迎刃而解,可就是看起来不是很复杂的矛盾纠纷,最后却陷入泥潭,几年来都无法合理解决,当事人不断上访告状,政府部门疲于应付,双方纠缠不清,平白浪费了极大时间和社会资源成本。
    但是,为什么有些地方政府的一些工作人员在处置矛盾纠纷的过程中经常会掺杂着暴戾的工作方式和行为呢?是为人民服务的意识不强导致的工作方式简单粗暴?还是法治观念理解不深导致的执法行为失当?究其根本,应该是官本位思想严重,服务与民意识薄弱,管重于服,私重于公,公信力缺失,长期家长式管理思想形成习惯导致的。
    2016年5月4日,人民日报就当年4月30日,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琼华村拆除违建,过程中出现了“暴力抗法”,现场个别执法人员在处置过程中违反规定殴打群众事件发表的评论员文章《别让暴力执法侵蚀公信力》。文中的几段话至今仍然值得反思和铭记:“
    “群众思想工作没有做通、利益诉求没有妥善回应,使用暴力、殴打群众,能解决的问题解决不了,原来占理的也没理了。”
    在当前情况下,即便是依法行事,也需要更多考虑社会影响;更不能把“依法拆违”变成殴打群众,这不仅让自己陷入被动,更会付出公信流失的代价。老百姓对党和政府的信赖,是靠像焦裕禄、谷文昌、杨善洲这样的一批批好干部,以数十年之功换来的。这样的信任,不能在三五个执法者的暴力中流失。”

来源:环境与生活网
原文链接:http://www.eecv.cn/e/wap/show.php?classid=29&id=5347

责任编辑:佚名
首页 | 新闻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02-2021 法观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法观网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