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作:任海涛是如何被敲诈1000万的?

来源:法观网 作者:法观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7-27
摘要:赵红光,沁阳市工商局的副局长,他凭借8份虚假承兑汇票作为借款资金流向本人收款的凭证,焦作市检察官凭借表面上的借条、借款协议、《以房抵债合同》这些所谓的铁的事实形成仲
 赵红光,沁阳市工商局的副局长,他凭借8份虚假承兑汇票作为借款资金流向本人收款的“凭证”,焦作市检察官凭借表面上的“借条”、“借款协议”、《以房抵债合同》这些所谓的铁的“事实”形成仲裁文书,而忽略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资金是如何流向给任海涛的案件的焦点事实,作出了维护赵红光非法权益的仲裁书,就这样,任海涛被赵红光敲诈1000万,竟然合法化了。
 
  在一些不明真相的人眼里,任海涛成了借钱不还的赖皮,将其逼上了艰难而漫长的伸冤之路。
 
  办理营业执照地址变更赵红光索要1000万
 
  2012年5月2日,焦作市启达置业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启达公司“)在河南沁阳市成立,任海涛任执行董事,公司实际控制人。
 
  2012年7月10日,启达公司通过公开招标程序,取得了河南武陟县境内的项目地块。当地相关部门要求,为了征缴税款方便,开发单位住所必须登记在武陟县境内。
 
  办理这些手续必须通过工商机关进行,当任海涛从沁阳市工商局办理变迁手续的时候,噩梦开始了。
 
  2012年1月22日,在沁阳工商局办理公司住所迁址过程中,赵红光提出要给他1000万元,便可以把公司住所地从沁阳市迁出。
 
  赵红光威胁说,你在武陟的土地保证金4000万交过了,中标了,你公司迁址迁不走,中标保证金就不会给你退,你损失4000万。
 
  任海涛拒绝了赵红光的非法要求。
 
  随着项目推进,任海涛多次往返于沁阳、武陟之间办理迁址手续,但赵红光就是不给予办理。
 
  身为沁阳市工商局副局长,指使其下属工作人员百般刁难,以各种理由不给办理迁址手续。
 
  后赵红光又找到我,提出了只要给付其1000万元,保证可以把公司住所地从沁阳市迁出,武陟中标的4000万就不会受损失。
 
  武陟县这边催的很紧,要是公司住所地迁不到武陟县,公司在武陟县中标的土地保证金就要不回来。
 
  为避免4000万损失的压力,任海涛迫于无奈,被迫答应给赵红光1000万的敲诈要求。
 
  为敲诈任海涛1000万,任海涛被无辜关押了6个月
 
  2013年1月22日,任海涛在公司股东王永强、李虎星的在现场的情况下,启达公司按赵红光要求,在赵红光准备好的《债务转让合同》上签字,该合同虚假编造借赵红光个人1000万,内容根本不是合同各方的真实意思,编造的痕迹非常明显。
 
  该合同称:在2011年9月5日、2011年11月4日、2012年5月23日,任海涛借款1500万本金(其中1000万元承兑)用于经营活动。
 
  启达公司在2012年5月7日才登记成立,任海涛和赵红光产生所谓的借款时,启达公司根本不存在,哪来借款用于公司经营活动?
 
  身为工商局副局长的赵红光哪来的1000万,这笔巨款又是如何支付给任海涛的,这笔资金究竟资金流向何方?
 
  更为蹊跷的事情再次发生,签订了这个所谓借款1000万的字据之后,2013年6月18日,任海涛被莫名被关押看守所,时间长达6个月。
 
  假借他人之手将任海涛关押,赵红光要达到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在任海涛被关押期间,赵红光又不择手段逼迫启达公司签订了《以房抵债合同》,企图掩盖前述的《债务转让合同》的非法性,为敲诈1000万顺利得手又加了一道保险。
 
  为了逼迫启达公司签订合同,赵红光纠集了大量的社会闲散人员围堵启达公司大门、私拉黑色条幅、辱骂公司员工,查封公司土地证,严重影响了公司运行。
 
  此时的任海涛人在在看守所里,和启达公司联系不上。启达公司为了能经营下去,逼迫与赵红光签定了《以房抵债合同》。
 
  2013年12月18日,任海涛从焦作看守所出来后,赵红光马上找到任海涛,要求兑现1000万。
 
  启达公司刚起步,根本没有能力去让赵红光心想事成。
 
  赵红光对此胸有成竹,焦作市仲裁委就是他早就布置好的棋子。
 
  2015年9月15日,赵红光凭任海涛的签字和抵押手续,理直气壮地把任海涛及启达公司起诉到焦作仲裁委。
 
  在仲裁过程中,赵红光向仲裁委提供虚假的8张银行承兑汇票票号。
 
  焦作仲裁委不通知李虎星、任海涛到仲裁现场,故意使李虎星、任海涛放弃起诉,矛头直对公司。
 
  启达公司要求核实此8张银行汇票的真实性,但仲裁委在未核实汇票的真实性而进行了裁决,裁决启达公司向赵红光偿还1000万元。
 
  焦作市仲裁委成为了工商局副局长赵红光敲诈任海涛的得力打手,赵红光捏造事实提供虚假证据敲诈任海涛1000万,竟变成合法借贷被焦作市仲裁委认定。
 
  赵红光为何在一开始就要约定在焦作市仲裁委仲裁呢,其实也是提起早就布好的局。
 
  “仲裁员杨猛是沁阳市法制办主任,与赵红光是好友,同系沁阳市政府管辖的副科级干部,理应回避;仲裁员马军竟然是焦作市检察院检察官,纪检部门认定了马军担任仲裁员的不合法性,但仅诫勉谈话和辞去仲裁员处理。”
 
  一份彻头彻尾违法的仲裁书却以合法的形式存在,仲裁委助纣为虐,更进一步将任海涛和启达公司推进了水深火热之中。
 
  赵红光得到了如尚方宝剑般的仲裁书,立即将任海涛逼上艰辛的上访维权之路。
 
  1000万绝非小数额,真借贷假不了,假借贷真不了,资金流向就是铁证。
 
  从焦作市仲裁委的卷宗里复印出这8张票号的承兑汇票,启达公司找到全国多家银行,核实这这8张承兑汇票的资金流向。
 
  经查实,这8张承兑给全国有关银行及企业均与任海涛和启达公司无丝毫关系,承兑汇票上无我及公司收款的任何签字及印章。
 
  检察官马军当仲裁员违法,检察院责令其辞去仲裁员职务且给予了组织处理,如此的仲裁书还具有法律效力吗?
 
  1000万元的资金流向通过法院查询和任海涛和启达公司无关,如此的接借贷关系还成立吗?
 
  相信法院是主持公道的任海涛,拿到了从银行拿到调取的承兑汇票证据后,向焦作市中级法院提起再审请求,但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不给我们予以立案再审。
 
  法院告诉任海涛:权限用尽,即使有新的证据也无法再提起申诉,判错也无法更正。
 
  敲诈披上合法外衣后,赵红光申请强制执行。
 
  法院扣划及低价拍卖公司房产760多万,被赵红光实际敲诈到手。
 
  至今公司银行账户100多万仍在冻结中、被查封公司房产6000多万,不能卖,不能动。
 
  一个好端端的公司,被国家干部这个敲诈,启达公司摇摇欲坠,无力支撑,面临破产,家破人亡。
 
  任海涛想过服毒,想过跳江,想过跳楼,想过……,但又想到不能成为冤死鬼。
 
  朗朗乾坤,在举国依法治国的今天,本人一直疲惫于维权的路上,我坚信相关执法部门会为我依法讨还公道。
 
 
  实名控诉:任海涛身份证410802197707143510任海涛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所有控诉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法观网
首页 | 新闻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02-2020 法观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法观网

电脑版 | 移动版